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魔帝滔天

第610章又一美女入怀

魔帝滔天 汤加盐大伯伯 3997 2021-10-11 20:27

  

“不妙!”

九尾狐王见状,芳心顿时大乱,她这才明白,为何自己会产生刚才那样的感觉了。但是此刻,她这种感觉越来越重了,已经重到她都无法反抗了。

九尾狐王看了一眼身前的汤佑文,此刻汤佑文的气息,也是变得沉重了起来,正目光火热的看着九尾狐王。九尾狐王看到汤佑文那火热的目光,更是觉得好像紧紧的抱住汤佑文,不过她知道这是那瓶“诱惑不能移”作祟,当即挣扎着说道:“汤佑文小子、快,我们快离开这里……”

汤佑文此刻,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都开始有些模糊了,神智也有些不清楚了,全身上下,感觉一股欲.火在拼命的燃烧着。汤佑文只觉得好想将眼前的玉人儿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此时此刻可是一个理所应当的好机会呀!

听到眼前这个玉人的动听的声音,汤佑文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欲.火,好似火山喷发了一般,再也忍不住了。只见汤佑文突然扑到在九尾狐王的娇躯之上,将九尾狐王压倒在地,嘴唇狠狠的在九尾狐王的俏脸之上狂吻了起来。

九尾狐王见状,心中顿时不由一惊,想要推开汤佑文。但是,她又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又不想推开汤佑文了,她感觉自己好似飞了起来一般,十分的爽快。(๑˙❥˙๑)憋说话吻我

此刻,九尾狐王的内心,十分的纠结。

然而,此刻,汤佑文的嘴唇又贴在了九尾狐王香嫩柔软的香唇之上,狠狠的吻了起来。九尾狐王顿时不由轻声呻吟了起来,一股股畅快感,冲击着她的头脑。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

九尾狐王一边呻吟着一边仅存的神智在反抗着。不过,九尾狐王的身体,却是已经出卖了她的神智,她已经被汤佑文拨弄得娇躯情不自禁的随着汤佑文的动作扭动了起来。

“狐王,狐王,我要你!”

而这时候,汤佑文的呼吸更加喘急,更加沉重了。只见汤佑文一边狂吻着九尾狐王,一边飞快的褪下九尾狐王身上的衣服。

“不、不要!不要脱我的衣服……”

九尾狐王虽然此刻已经陷入和汤佑文和快乐之中,但仅存的一丝清醒,却是让她反抗了起来。

不过,此刻的汤佑文,他的欲望,已经被“不能移”和九尾狐王完全挑逗了起来。只见汤佑文一边亲吻着九尾狐王,双手一边在九尾狐王的身上游走着,最后落到九尾狐王那坚挺的胸脯之上,轻轻的揉捏着。

“啊!”

九尾狐王的胸脯,竟然十分的敏感,被汤佑文一揉捏,顿时“啊”的娇哼了一声,快乐的呻吟了起来。

汤佑文见状,又接着开始褪去九尾狐王的衣物,这一次,九尾狐王虽然有些反抗,但也没有之前那么强了,似乎已经默认了汤佑文的行为。

不消片刻,九尾狐王便被汤佑文剥了个精光,一道美不胜收的酮体,便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汤佑文的面前。这一道酮体,比起花舞月,多了一分成熟;比起火舞多了一分妩媚。天上任何男人,看到这样一副酮体,汤佑文相信,那是绝对没有人忍得住的。

“啊!”

看着汤佑文双目火热的盯着自己娇艳嫩白的娇躯看着,九尾狐王顿时不由呻吟一声,俏脸发红。这是她的身体第一次被其他男人触摸,也是她的身体第一次被其他男人看个遍。

汤佑文听到九尾狐王这道动听的呻吟声,再加上九尾狐王如此美丽的酮体,汤佑文顿时飞快的脱下全身的衣物,便压在了九尾狐王的身上。

汤佑文的双手,不断的在九尾狐王的身上敏感的部位游走着,九尾狐王的下身,早已经是湿润了一大片。

只见九尾狐王秀眉紧皱,娇躯不断的扭动了起来,娇.喘道:“啊、嗯,好难受,快、快,好难受……”

汤佑文见状,知道九尾狐王的已经被挑逗得不行了,需要更近一层的抚慰。而此刻,小汤佑文也早已经坚硬如铁,汤佑文也不再迟疑,挺枪直入,进入到九尾狐王那片神秘的草丛之中,和九尾狐王合而为一,融为一体。

“啊!”

九尾狐王的娇小的玉口之中,顿时不由出一道高亢的呻吟声,脸色显得有些痛苦。一滴鲜红的鲜血,从九尾狐王的下半身流了出来,滴落在地,证明九尾狐王冰清玉洁的身份。

汤佑文此刻的激情澎湃,虽然已经完全被那“诱惑不能移”给挑了起来,但他也还有一丝理智,并没有疯狂的挺近,而是缓缓的进军着,担心让九尾狐王太过痛苦。

片刻之后,九尾狐王在“诱惑不能移”的作用之下,很快便适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一股享受的畅快感。

汤佑文见状,也不再迟疑,长枪飞快的挺进着……

九尾狐的圣地之内,此刻已经是一片春光,里面不断的传出一男一女,沉重的喘息之声。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过了一个多时辰,男女的喘息之声这才停止。这时候,只见汤佑文和九尾狐王,都躺在地上昏睡了过去,药性的力量,让两人都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见九尾狐王的玉手动弹了一下,她只感觉自己头疼欲裂,身下传来一阵阵痛处之感。九尾狐王顿时不由睁开双目,这时候,她才现,自己此刻正裸露着身体,而一名强壮的青年男子,此刻正躺在自己的身边。

这名青年男子,正是之前救了自己的汤佑文。

九尾狐王的脑海之中,此刻也浮现出自己之前和汤佑文巫山云雨之时,一道道场面。九尾狐王回想着当时的自己,俏脸顿时不由的通红,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会有那么放飞自我的一面。

九尾狐王的目光,很快便发现了地上破碎的玉瓶,九尾狐王知道,都是这个玉瓶惹得祸。不过,此刻木已成舟,她也无法改变这既成的事实。

九尾狐王呆呆的看着睡在身边的汤佑文,此刻她有些不知所措了,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乘机杀了汤佑文报仇。但她却也知道,汤佑文是一片好心前来救自己,若是汤佑文不来,自己肯定会被幽冥鬼王给玷污了,而且会死得很惨。汤佑文之所以会这样对待自己,也都是因为那瓶瘴气的原因罢了。但是,要九尾狐王这样原谅汤佑文,九尾狐王又有些做不到。虽然说,汤佑文是如此的优秀,她和汤佑文也相处了这么久,心中对汤佑文也隐隐有些好感,但这一切,实在来得太突然了,她实在难以适应。

九尾狐王此刻十分的纠结,不知道自己到底改怎么办。

然而,就在这时候,汤佑文的身体动弹了一下,只见汤佑文缓缓的睁开双目。汤佑文此刻,也已经醒了过来。虽然按理说,汤佑文的实力远远超过九尾狐王,应该是汤佑文先醒来的,但或许是因为消耗太多体力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汤佑文还是比九尾狐王晚醒来片刻。

汤佑文醒来之后,目光顿时被九尾狐王美妙的酮体给吸引住了。他虽然和九尾狐王有过一场巫山云雨,但当时他的神智十分的不清醒,哪有此刻看得明白。

可是现实中的人家完全是遵从自己内心啊!

九尾狐王见汤佑文目光有些火热的看向自己,俏脸之上顿时不由露出一抹羞红,连忙从储物戒指之内拿出新的衣物,一眨眼便穿在了身上。

汤佑文见九尾狐王穿好了衣物,心中顿时不由隐隐有些遗憾,但想到之前自己所做的事情,心中也又有不安,不知道九尾狐王会怎么什么事情来。

汤佑文当即也穿上了衣物,温柔的看了一眼一脸冷漠之色的九尾狐王,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歉意,道:“狐王,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的身体,好似突然不受我的控制了,所以、所以会……”

汤佑文的脸色有些尴尬。

九尾狐王见汤佑文一脸真诚之色,心中的怒火,顿时消了大半。但神色依然冷漠的说道:“哼,那是因为你这小子实在太笨,竟然中了幽冥鬼王的春药都不知道!”

汤佑文闻言,仿佛心中顿时不由一惊,仔细一想,也对,自己之前的反应,的确有些奇怪,如果当时自己真的中了春药,那一切解释,也便合理了。

你们信吗?(ˉ▽ ̄~)切~~

汤佑文顿时不由目光一扫,发现地面之上,有一个破碎的玉瓶,里面此刻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紫色雾气,不过已经非常淡薄了。汤佑文这明白,原来自己刚,果然是中了春药之毒。

九尾狐王见状,语气冷淡的说道:“这种春药,乃是一种瘴气,名叫‘诱惑不能移’,以你的实力,应该是可以抵抗住的。”

“天那,被她发现了!”

汤佑文闻言,顿时不由苦笑,他之前都没有察觉自己中了这种春药,而且,这种春药似乎也十分厉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那又如何抵制。当自己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爬上床了,又岂能遏制住呢,还不如顺水推舟,呵呵!九尾狐王这样说,那是因为她还在气头上。

想到此处,汤佑文突然抱住九尾狐王,在九尾狐王的耳边柔声道:“狐王,咱们相识也已经这么多年了,我的为人你也不是不了解。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一辈好吗?我的小宝贝儿!”

九尾狐王闻言,玉唇动了动,就想要回答好。但想到汤佑文和自己刚所做的一切,还是觉得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冷哼了一声,道:“这就得看你的表现了!哼!不过,今日的事情,你若是胆敢说了出去,休怪本狐王对你不客气!”

汤佑文闻言,顿时不由苦笑,汤佑文的实力如今已经远远超出了九尾狐王。过去九尾狐王可以威胁到汤佑文,但如今,她根本已经无法威胁到汤佑文了,但汤佑文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我们回去吧!”

紧接着,九尾狐王语气冷漠的说了一句,便撕裂虚空,瞬移离开了。

汤佑文见状,也连忙进入时空乱流之中,和九尾狐王一起瞬移离开。

我想你的芬芳,想你的脸庞,想念你的娇艳芬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