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宋最狠暴君

第541章 要脸?还是不要脸?

大宋最狠暴君 天煌贵胄 2500 2021-10-11 23:10

  

蒲察石家奴忽视了清君侧这三个字的威力,也高估了完颜晟对他的信任程度——

完颜晟跟完颜杲虽然没不知道朱老四清君侧这事儿,可历史上不是还有武王伐纣和玄武门之变的例子么,就算再近点儿,也有个赵大在陈桥驿黄袍加身。

那个谁曾经说过,黄泥巴这玩意掉到别的地方无所谓,一旦掉到裤裆里可就要命了。

与此类似的说法还有瓜田李下和寡妇门前是非多。

蒲察石家奴想要带些亲兵回黄龙府清君侧,这事儿落在完颜晟这个皇帝眼里可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哪怕他蒲察石家奴根本就没有造反的想法,完颜晟为了自己的皇位,也绝不可能让蒲察石家奴再活下去。

这么说吧,整个中原堂口上下五千年全都加一块儿,就没有任何一个领兵在外的将领,能在没有皇帝旨意的情况下忽然擅自带领亲兵回京还屁事儿没有。

尤其是这个将领的嘴里还喊着要清君侧。

谁敢这么干谁就得死。

比较操蛋的是,蒲察石家奴这货根本就没有造反的想法——因为没有造反的想法,所以老蒲带的亲兵也就不多,而因为带的亲兵不多,老蒲唱凉凉这事儿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中原堂口的老祖宗们有句名言,叫做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这句话用来形容大金国的现状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蒲察石家奴是完颜杲举荐的。

哪怕完颜晟再怎么相信完颜杲,那些差点儿被蒲察石家奴给“清”掉的儒门世家却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完颜杲是无辜的。

或者说,哪怕明知道完颜杲是完全无辜的,那些儒门世家也绝对不可能放过手握大权却又不跟儒门世家一条心的完颜杲。

就算不可能直接干掉完颜杲,也得趁着蒲察石家奴的死来给他添添堵。

但是,这些儒门世家的大佬们却忘记了,蒲察石家奴这货死前是掌握着大金国四十万军队的扛把子。

而在蒲察石家奴死后,大金国的朝廷上因为儒门世家和完颜杲双方互相攻讦,以致于没人能顾得上这四十万大军。

更要命的是,蒲察石家奴这货带领亲兵回黄龙府清君侧,是为了替这四十万军队争取补给和补充。

本身就大为不满,领兵主帅被杀之后又没人过来安抚……

大金国最后的四十万大军顿时就迷茫了。

剩下的领兵将领之中,一部分觉得大金国现在已经是皇帝昏庸,奸臣当道,不如干脆带着四十万大军投降大宋,就算没什么好处也比继续给姓完的卖命要强。

反正是当兵吃粮,吃谁的粮不是吃,命卖给谁不是卖。

还有一部分则是觉得降宋这事儿不太靠谱,毕竟宋金两国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自己这边忽然带着四十万大军过去投降,人家宋国皇帝能信?

就算是降宋,起码也得先回黄龙府去找姓完的要个说法。

这些将领觉得应该先返回黄龙府,把姓完的跟儒门世家那些人都给绑了做投名状。

而最后剩下的那一部分,则是姓完的或者跟姓完的沾亲带故,这些人心知宋国皇帝不可能接纳自己,所以也只能跟着完颜晟一条路走到黑。

四十万大军分裂成三个派系的结果就是内部意见无法统一,而内部意见不统一的结果自然就是兵戎相见。

至于赵桓带兵直奔沈州这事儿……现在已经没人顾得上了。

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完颜晟这个大金国的皇帝忽然间开窍了。

开窍之后的完颜晟既后悔杀了蒲察石家奴,又痛恨只顾争权夺利却不管大金国死活的儒门世家。

那个谁曾经说过,人不在沉默中灭亡,就会在沉默中变态。

完颜晟就属于后者。

完颜晟寻思着大金国眼看着是要唱凉凉了不假,但是在大金国彻底唱起凉凉之前,咱老完还有能力让你们这些混账王八蛋们先凉!

然后,完颜晟就把完颜杲召进了宫里,又在完颜杲的提议下集齐了方别以及大金国起家时的那些亲戚,先是声明对那些亲戚们之前跟孔璠等儒门世家一起贪腐的行为既往不咎,接着又对那些亲戚们说明了大金国的现状,表示大家再不齐心协力,唯一的下场就只能是成为宋国那个狗皇帝的京观建筑材料,再然后,完颜晟要求大家都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

先把衍圣公和那些儒门世家都剁了喂狗,抄家抄出来钱财拿去募兵,然后再由完颜杲出面安抚那四十万大军并且亲自带兵去死磕宋兵,赢了大家伙儿一起会所嫩模,输了就一起地府干活。

有着大宋的威胁在眼前,又有完颜晟从情、理这两方面下手,再加上大金国的这些勋戚们也实在是没别的路可以走,所以,最终的结果就只能是孔衍圣公跟儒门世家们为大金国流血流泪。

至于那些孔衍圣公跟儒门世家的那些大佬们叫喊着为大金国出过力、为大金国流过血之类的屁话……

反正大金国是不在乎的。

孔衍圣公跟那些儒门世家倒也算得上是求仁得仁。

但是还没等完颜杲安抚住那四十万已经决心找完颜晟要个说法的金国军队,赵桓就已经带着十万马仔杀到了沈州城下。

此时的沈州城还远不是赵桓上上辈子和上辈子见过的那个沈阳城,城小,墙矮,兵少,才是沈州城最真实的写照。

所以,现在摆在赵桓眼前的问题就只有一个——到底该用什么姿势进入沈州?

是用拉风至极的御撵?还是骑在马上?又或者,干脆用火炮对着眼前的沈州城来上一轮齐射,给沈州城来个拆迁重建?

至于沈州城里的金兵……

当赵桓带领的宋兵到达沈州之时,城头上早早的就坚起了白旗,吊桥也吱吱呀呀的放了下来,四个大门全部敞开,守军跟城中百姓也都列队出了城。

大金国的沈州知州是个读个书的,所以带着城中百姓摆出一副任杀任剐的模样,就赌赵桓这个大宋皇帝到底要不要点儿脸——

要脸,你就不能屠城杀人。

屠城杀人,就说明你个大宋皇帝不要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