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又忽悠一个

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 俊秀才 4629 2021-10-13 07:39

  

苗秀秀看到柳铭淇有点目瞪口呆的样子,不觉好笑。

她的师父就是这样一个人,干脆利落,根本没有半句废话。

做事情同样如此,因为就病如救火,刘扁鹊从来都雷厉风行,用最快的速度去治疗病人。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刘扁鹊草率,相反的,他只是速度快而已,需要他耐心的时候,他会非常的耐心。

其实苗秀秀真正跟随刘扁鹊学医也不过是三年的时间,然后便是每隔一两年刘扁鹊回来一次,呆上几个月又教给她新的学识,传授新的经验。

每一次苗秀秀都觉得师父的医术又高超了,她知道这就是师父到处行医,不断的和当地医生交流,不断的接触新的病症、新的草药药物等等的缘故。

所以现在刘扁鹊听到有磺胺粉这种神奇的神药,就变得这么兴奋,想要马上见到。

见到柳铭淇坐着没有起来,刘扁鹊一皱眉:“怎么?不方便?”

“哦,不是不是。”柳铭淇摇了摇手,他笑嘻嘻的道:“先生不要着急,现在周御医正在宫中轮值呢,差不多要中午才回来,我们先谈点别的吧!”

苗秀秀忍不住想笑。

自从知道了磺胺粉之后,她经常便去裕王府的医药作坊,去帮着周御医做各种实验。

因此她晓得周御医基本上已经不回宫里轮值了,除非是宫里有很严重的伤病,不然也不会专门叫他。

肯定是柳铭淇有什么鬼心思,所以才硬要留着师父说话吧?

刚刚这么想,柳铭淇便道:“来,先生你看看我最近新研究的医学课题。”

医学课题?

刘扁鹊皱起了眉头。

一个医学大家都不敢说自己要研究什么新的医学,你一个并不是我医家的人,怎么敢如此胆大妄议?

要不是想起了柳铭淇发明了神药,刘扁鹊的呵斥马上都要说出口了。

柳铭淇不以为意,把一卷图稿放在了他的面前,指着图稿就开始了解释。

“先生,根据我多年的研究,除开了百万分之一的几率之外,人体的血液类型就只有四种,分别是a、b、ab、o这四种血型。”

“相同的血液类型肯定有相同的特点,不同的也会有强烈的排斥作用。”

“您知道在很多时候,人受伤了有大量失血状况时,实际上生命是非常危险的,在这种时候,如果我们给他身体里输入血液,那么是不是就能挽救他的生命了呢?”

“但是就如我刚才所说的,不同血液有排斥作用,只有相同血型的血,才能输入伤病员体内,使得他们补充血液救命。”

“当然了,如果说实在没有相同类型的血液,o型血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称之为万能血的,输入不同血型人的身体里,排斥反应非常小,可以作为应急使用。”

“……”

刘扁鹊的神情,从柳铭淇开始说便已经变得严肃了。

随着柳铭淇不断的表述,他望向这些血型详解的图稿是越来越认真,最后干脆自己边听边翻了起来。

等到柳铭淇说完,他却没有停下,而是反复又翻了一遍。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思索回味了起来。

苗秀秀在旁边也听着,听得是有点目瞪口呆和瞠目结舌。

她用眼神问柳铭淇:你这是认真的?不是糊弄我师父吧?

柳铭淇用眼神回答道:废话,他可是神医,我怎么会乱来?

见到柳铭淇很认真的样子,苗秀秀也有些迷惑了。

这个小子在哪里找到的这些理论知识啊?

虽然“多年研究”这样的话语很是有些好笑,但就苗秀秀听到的这个血型分类理论,却像是打开了一扇大门。

大康的医术其实发展得不错。

大夫们早就已经提出了“滴血认亲”的方法不可靠。

他们杀人放血肯定是不敢,但是取指尖血却是轻而易举。

通过几十个大夫,数十年的时间来反复研究,早已经向天下人证明了这个理论。

看到了事实结果的众人们,也把这个事实推广向了全天下。

于是再也没有什么愚昧的人,希望用“滴血认亲”来看看自己和别人的血脉关系了。

但是柳铭淇所说的“四种血型”的说法,看上去很简单,但仔细的一想却又有很多呼之欲出的奥秘。

片刻之后,刘扁鹊睁开了眼睛。

他缓缓的道:“你说的这个血型,我其实也有研究过。我们都知道有些人的血,可以熔于别人不同的血之中,但有些却不能。

你把天下人的血型大致分为四种,虽然是古怪的符号来标识,却又是一种非常新鲜的做法,但还缺乏进一步的实验和验证,才能证明这一点。”

“这个简单啊!”

柳铭淇笑了,“京畿地区光是军士就有超过二十万,工部雇佣的青壮也有二十万,足够您去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实验了。”

“光是男人可不行。”刘扁鹊摇头。

“我的蜂窝煤工坊里面有上万的女人,朝廷安置的流民之中,也有大批的女人,甚至是包括了孩子。”柳铭淇道,“每让他们做一次指尖血的实验,我就给一百文钱,先生你看这样合理吗?”

刘扁鹊一愣,旋即点头,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他倒是没有想到,柳铭淇这样的权贵,居然还能如此体贴老百姓。

找他们做实验之后,还能给钱补偿。

这样就挺好。

苗秀秀在旁边忍不住就问道:“殿下你说的输血,到底是怎么弄的?是不是上次你说的针管?”

“不是!”

柳铭淇招呼她过来,自己又打开了一叠文稿,“你们看!这是之前的针管,用来进行肌肉注射和血管注射的。但这个只适合小伎俩的药水,并不适合大量的输血,因为太急的话会引发血管阻塞,太慢的话又容易引发血液倒流。

所以我准备的是这种输液袋、输液管和输液针的一套模式!输液袋用羊皮袋子来做,输液管用橡胶做,接头处又有输液针来链接,输液针直接插入血管里面,让血液缓慢的流入伤病员体内,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完美的闭环,从而减少外界对血液的污染。”

刘扁鹊边听边点头。

他不仅仅在看输液器具,也在看针管。

再询问了一番针管的用处,他脸上越发的肃然起来。

“如果按照殿下所说,这个输液袋不仅仅可以输血,还能输入别的药水吧?比如说刚才说的磺胺粉。”神医这样问道。

柳铭淇点头,“的确如此,不过磺胺粉现在打针就可以了,就打屁股的外侧,这称之为肌肉注射。如果是血管注射,有可能引发更大的排斥反应,反正我没有做过。

输液讲究的是一个更加缓慢综合的作用,比如说我们需要给病人止痛的时候,就用麻沸散过滤之后,输入血管里,让他们安静的睡过去。”

刘扁鹊又问:“可以用混合药水,同时有几种功效吗?”

瞧瞧!

这不愧是神医,反应非常快,也非常专业。

柳铭淇颌首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我们的中药里面有许多成分都带有杂质,这就需要好好的筛选、过滤和实验,才能知道到底行不行!

我的这个磺胺粉是用各种化学物质制造而成的,并不涉及到用花草树木等中药材,所以相对来说没有什么杂质,会安全一些。”

“我明白了!”

刘扁鹊缓缓的道。

他把图纸都收了起来,才道“殿下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做出辨别血型的办法,以及解决怎么输液输血的难题,然后还有提纯药水,不要让它们进入血液时反倒是造成污染,伤害病人,对吧?”

“对!”

柳铭淇道:“但这只是一部分而已,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请先生去做。”

“讲来听听。”刘扁鹊眉头一皱,但却没有刚才那么的生冷了。

“说起来其实简单,但也非常的麻烦。”柳铭淇道:“我觉得现在大康的大夫太少了,根本满足不了民众们的需要,所以想要办一所医学院,请先生来担当校长和授课。”

“医学院?”

“对!”

“和我之前教导徒弟有什么不同?”

“首先第一个,医学院的人数更多,第一批我准备分成五个班,每班一百人。他们每天一半的时间拿来听课和理解基础知识,一半的时间到各个诊所、医馆去实践学习。

授课先生肯定不会是您一个,我还会把皇宫里面各个专长的御医给请来,让他们分别来授课,每节课半个时辰。这样一位先生每天只用上一两节课便可以,时间比较充裕。

学生们先听一年的基础课,然后再根据自己的喜欢、接受知识的程度,从而选择自己到底是学习儿科、内科、外科、针灸、妇科……等等。

如此一边学习,一边实践,五年之后通过考核便可以去行医看病了。当然到时候我是建议他们先去游学一两年,走遍山川,像您这样的去各地学习交流,才正式行医最好。

这样的学生,每年医学院都会招收一批,如此累计下来,单是一所医学院就能培养成千上万大夫出来。然后我们又可以把这个模式推广到江南、广东、四川……等等省份。

长期以往,这些大夫们便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而改变天下病人看病难,看病辛苦的窘境,也算是真正的为老百姓们谋福利了!”

柳铭淇说的就是现代医学院的方法。

只不过他没有告诉刘扁鹊,实际上这群学生最后不一定全都当中医,完全可以拿来当西医使用的。

毕竟做手术、研发各种西药,都需要这些有经验的精英们,才可以发展壮大。

可就算是现在说出来的这些,已经让刘扁鹊叹为观止。

他斟酌着问道:“这些学生是何来历?学院收费如何?”

“无论贫穷富贵,只要对医学感兴趣,都可以把他们招收进来。”柳铭淇回答道:“不但学费全免,而且这边的食宿都是学院包了!但这并不是说进来了就可以当大夫,几年之后的毕业考试,倘若他们不能让你们这些老师满意,那就无法毕业出师,更无法得到学院颁发的资格证,是不被学院认可的。”

顿了顿,少年又道:“您一边研究血型和打针输液器械,一边教导学生,这几年时间就很紧张了!但为了我大康天下子民,为了医学的昌盛,还请先生勉为其难,担当这个重担!”

说着,柳铭淇站了起来,对着刘扁鹊鞠了一躬。

刘扁鹊起身避开。

他长叹了一口气,也转过来抱拳鞠躬:“殿下仁心如海,对天下老百姓有如此关爱之心,又对我医家的推动有如此巨大的作用,老朽岂有不助一臂之力的道理?不做好这个事情,我就不离开京城了!”

柳铭淇闻言笑了起来。

这下子好了!

有了刘扁鹊这么一个医学大家在,我的医学院,还有那些各种医学方面的问题,都能扔给他了。

倒也不是只让他一个人忙碌,到时候医学院的几十位老师,可都是我的免费劳动力呢!

……

这几天还完结不了哈,我高估了收尾的能力了,还有情节没写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