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无限之剧本杀

第二十五章:文苑先生

无限之剧本杀 过水看娇 3869 2021-10-12 03:33

  

“红灯照,天下安,杀鬼子,升天国!”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声,那些拿着刀剑的女人迎着枪口冲上去,结果自然是被打成了筛子。

几轮下来,终于有人意识到这样是送死,顿时间一哄而散,冲入周围的商铺酒楼,也不管这里面是什么人,谁敢拦路就杀谁,临走不忘丢一把火,把楼都给烧起来,借此为掩护撤退逃离。

徐童躲在角落看着,眼见四处大火烧起,满地鸡毛,不禁一撇嘴,转身就要走,刚走几步路,突然听到什么声音,斜眼一瞧,看到教堂里一个洋人抱着一个大布袋跑了出来了,仔细听微弱的呼救声从布袋里传出来。

“咦!”

徐童眉头一挑,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看着这位穿着黑袍的神父一路往外跑,身影一闪像是融入黑暗中一样无声无息地悄悄跟了上去。

“这些该死的野蛮人,上帝会惩罚他们的!”哈罗德回头看了一眼被点燃的大教堂,心里恨不得把这些野蛮的女人抓起来,送进惩戒所。

但还好,教堂虽然被毁了,可是最重要的东西还是被自己给救了出来,不然自己这两年的辛苦可就全都打了水漂。

想到这哈罗德看了一眼自己背上的布袋,能听到里面一阵微弱的声音在不停呼喊着救命。

“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我会把你送到教皇殿下面前,让你成为万人敬仰的圣女。”

哈罗德的中文发音很奇怪,好像每一个字都是四声一样,让人听上去都有种怪怪的感觉。

说完也不管袋子里的小家伙如何挣扎,背着她就打算往港口方向走。

自己已经联系好了曹榜的货船,只要沿着北运河到了天津,自己就可以从天津乘坐上前往欧洲的蒸汽轮船,只需要十几天就能抵达欧洲。

一想到这,哈罗德步伐都变得轻盈起来。

等来到了港口,果真就见一条大船正在那儿等着自己。

哈罗德脸上露出喜色,跳着登上甲板,向坐在船头上的船夫喊道:“快,开创!开创!”

可船夫压根就不理会他,哈罗德见状,转身朝着另一人喊道:“开创!”

“掌教,这家伙身后袋子里的东西好奇怪啊。”

不远处徐童一路尾随着跟过来,躲在暗角里看着,大丫向他提醒道,这个神父的后背上,似乎隐隐有一股特殊的气息,这种气息仿佛专克他们仙儿一样,令她感到忌惮。

徐童借助命眼奇门看过去,发现这艘船上可不仅仅只有渔夫,还藏着不少人,当中更是有一股子昏黄的气息,似藏有蛟龙。

再看神父这边,神父头顶气运已是一片危墙,呈现出将塌之状,随时都可能掉下来把他砸死。

至于大丫所说的那个布袋,徐童望过去后,虽然看不到命数,但凭借奇门感应,发现布袋里的东西,竟然与周围自然无时无刻发出强烈的共鸣。

正看着呢,一行人从船舱里走出来。

和船上那些赤脚的船夫不同,这些人身上穿戴着紧身的武服,夜色下,手上刀刃在月色下明晃晃地闪烁着冷光。

“哈神父,我说了很多次,想要在我们这里传教,一定要学好中文。”

听到这声调侃,哈罗德先是往后退上两步,紧随着仔细一瞧,借着月光看清楚了眼前这一伙人的面貌后,顿时大吃一惊。

“龙五先生!”

哈罗德认得这个人,甚至可以说很熟悉,因为他的教堂就是在龙五的慷慨出资下才能快速地完工。

而且在他的印象里,龙五先生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乐于助人的信徒,甚至是自己亲自帮他完成了洗礼。

“龙五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

哈罗德张大嘴巴的看着龙五等人。

“哦,哈神父请不要误会,我听说你准备离开,所以特别来为你送行的。”

夜色下龙五的脸半边隐藏在阴影中,半边在火把的照射下,露出善意的笑容:“话说回来,我这些年在你身上投入了不少钱,你不能就这样匆匆忙忙地离开啊。”

“龙五先生,这并不是一笔投资,而是对主的捐赠,况且我也帮助了你的商铺、烟馆,得到我们教廷的庇护不是么?”

哈罗德神色严肃地纠正起龙五的说法。

皇帝给他们划出了大量的地皮,除了京城之外,天津、武汉、江南上海等等都有类似的地方,提供给他们做生意和传教。

可这些地方,太多了,他们虽然明面上是土地的主人,但在土地上行走的依旧多是华夏人,这些土地上的生意,多是采取了股份制。

洋人做股东,让华夏人去管理,按月份交钱就行。

唯独京城这边不同,因为自己的担保,龙五所有的产业都挂在教会的名下,不需要给任何公司分钱。

也正是因为教会的保护,龙五的生意才能做到一家独大的程度,在哈罗德看来,龙五投入的那点钱和收获的利益相比,根本是微不足道。

“嗯,您说得很有道理,放心,我只是单纯地作为朋友,来送一送你。”

龙五点点头,指了指脚下这艘船:“作为朋友,我特别给你准备了一船的茶叶,瓷器,我想这些东西你一定会喜欢,希望你带回去的时候,在上帝面前多给我说点好话。”

哈罗德脸上顿时绽放起笑容,上前给了龙五一个大大的拥抱:“您太慷慨了,上帝一定会祝福您的。”

龙五拍拍哈罗德的后背:“哦,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见面时说的那句话么?”

哈罗德愣了一下,那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他当然不记得了。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哈罗德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刺疼,低头一敲,只见一把金灿灿的十字架,正插在自己的心口上。

龙五摘下胸口的十字架,用力一推,将哈罗德推倒在地上:“我当时说过,我们这里的好东西很多,但你一件也带不走。”

“你!!”

哈罗德瞪大眼睛,看着那些手持刀剑的武行走来,口中发出恐惧的尖叫声,一时甲板上传来一阵剁肉的声音。

龙五从袖子里抽出白色的丝巾,擦了擦手上沾染的血迹,有人把哈罗德带着那个麻袋解开一瞧。

只见麻袋里居然是一个看上去七八岁的小女孩。

女孩眼神惊恐地看着被砍面目全非的哈罗德,泪水在眼眶里来回打转。

“呵呵,我还以为这个家伙带了什么宝贝,原来是一个娃娃。”

龙五朝着地上哈罗德冷啐上一口,上前捏着女娃的下巴审视了一番:“可惜,还是个小美人坯子。”

“王爷,要不然杀了吧。”

后面一名侍从举着刀走过来,但一开口,竟然称呼龙五为王爷。

“杀了多可惜啊。”

龙五否定了侍从的想法,但话音一转:“一起沉船,就当是给哈罗德的陪葬吧。”

说完就带着人走下船去。

两旁的船夫,随手拿起锤子和凿子,不一会就给船凿出来个窟窿。

“通知红灯圣母,让她的人尽快离开京城,过了今晚,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龙五回头看了一眼要沉下去的大船,起身就上了轿子。

等龙五一行人走了之后,徐童才从黑暗中显出身影,看着远去的轿子,不禁皱起眉头来。

谁能想到,一个堂堂王爷,背后竟然经营着这么多见不得光的勾当。

再一瞧那要沉下去的大船,心思一动,纵身跳入水中。

此刻甲板上女孩蜷缩着身子,看着眼下开始从船舱里溢出的河水,一时正不知所措时,耳边突然听到什么声音。

只见河水里咕噜噜地冒起水泡来,一个满是水藻的影子逐渐从水中冒出头来:“善良的孩子啊,你丢的是这个死神父啊,还是这个鬼神父啊。”

黑影发出沙哑的声音,左手提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右手则是握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仔细一瞧,正是她熟悉的哈罗德神父。

女孩哪见过这场面,本就已经恐惧到极点的神经,此刻干脆发出一声就昏死过去。

“哎!”

徐童拨开脸上的水藻:“不是女孩都喜欢童话故事嘛?”

不过吓晕了也好,省得自己麻烦,把尸体往水里一丢,一手扛起女孩跳上了水岸。

附近的大火越烧越大,显然今天想去香悦楼的想法肯定是行不通了。

干脆扛着女孩往家走。

等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下人已经醒了,不是他们勤快,是老爷再过一会就要进宫当差了,要赶在老爷出门前把饭菜都准备好。

见到徐童全身湿漉漉地回来,这些下人们都吓了一跳,再一瞧少爷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小女孩时,不禁神色暧昧起来。

知道少爷就爱这一口,于是也没人敢声张。

“打一盆热水,洗干净了,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然后送我房间,另外给我准备点吃的。”

把女孩交给丫鬟,徐童就要往房间走,刚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什么,目光看了一眼塾房,随手拉起一个下人指了指塾房:“老先生起来了没有!”

“老先生??”

下人愣了几秒,神情诡异地看了一眼塾房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家少爷:“少爷,您说的是文苑先生?他不是已经死了快俩月了么?”

ps:抱歉,今天家里出了点状况,暂时不加更了,等几天再继续加更。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